2014年9月5日 星期五

【DRRR-幽靜】陪伴 10.10.13


很久很久以前迷DR的試筆~大概也是從這裡開始想要寫文~
翻出一些自己的黑歷史來跟往後做比較~就是個紀錄^~^  
如果你願意點進來,裡面有各種生澀請包涵(?

*很短很短真的很短(很重要說三次)
*清水向
*幽→靜(只感覺到親情)這樣的走向
*角色感覺可能還抓得不是很穩


──                      以  下  正  文                     ──


  身前玻璃大門敞開後,迎面而來是陣陣撲鼻的消毒水味,經過護理站時禮貌性的向護士們打聲招呼,雖然臉上沒有矯飾過的笑意,但還似乎聽見她們交談中不小心爆出的驚呼,他不以為意地走向迴廊左邊最裡面。腳步輕輕踏進病房,臥在病床的是自己的兄長──平和島靜雄。




「哥,我帶午飯來了。」說話的男子用著無論何時都不曾變化的一號表情,靜雄很明白這個生來作為自己反面教材的弟弟話語中蘊涵著無數關懷。記得小時候也常打架鬧事,但絕大多數的事件中他都是被害者,因憤怒而投擲出去的大型器物,因跳蚤的陰謀被糾纏,已經數不清的挑架次數想到那傢伙就煩。

這些都不是他自願,平和島靜雄只想當個普通人,安安穩穩地和家人過上平靜的生活,不再因為自己的怪力讓任何人受傷﹝這其中當然也包括自己﹞。

「哥,別太擔心,只要再靜養三個月就會好了。」幽像是聽到靜雄內心深處的吶喊安撫著身上裝著各種支架的他。

「來───」勺起一湯匙清粥來到靜雄面前,後者張開嘴巴回應,這樣一來一回不久就結束了一頓飯,隨後幽總會在飯後削顆蘋果給兄長。

  記得高中時代自己就已經是醫院的常客,而不管多大的傷他都很快能康復,也許因為看到令人煩躁的傢伙手癢,不得不快點好起來。畢業之後偶爾有零星的人來鬧事,他還是不曾受到像現在需要長期住院的傷,想也知道一定是跳蚤的陷害。

弟弟曾囑咐過:「還是不要太常換工作比較好。」他一直記著甚至放在心底,每天穿著吧檯服收欠款地好好工作著。

「爸和媽說這幾天可能會比較忙,所以要我這三天請假來照顧哥。」男子講話時表情沒有一絲變化,彷彿是個機器人偶一樣。

  幽站起身來眺望了下窗外景色,這裡是位於12樓高的單人病房,往下仔細一看,不遠處好像有個黑髮青年正望向這裡,距離之遠看不清對方臉上表情,這時候要是讓哥哥看到應該會氣得從床上跳起來吧……他有些無奈地轉過身假裝什麼都沒看到。


靜雄只見他好像走出病房和護士小姐說了什麼,深深覺得讓百忙之中的弟弟請假實在很難為情,又下意識地想爭取和幽一起的時間,抱著一絲安心感沉沉睡去。



-2010/10/13